您好!歡迎訪問中山人文社科網!
學術活動

近年來香山文化研究發展的回顧與思考

發布日期:2015年04月02日        作者:陳國慶
  

   近年來,隨著近代史的學者們前期對香山文化的價值、特征進行了深入的挖掘和探討后,香山文化進入了一個相對沉穩的積淀期,其內涵得到進一步挖掘,外延進一步拓展。隨著研究的深入,孫中山、鄭觀應等歷史人物研究的深入,尤其是百年中山文史資料、買辦研究、香山商業史方面的深入研究,香山文化的內涵更加豐富,香山文化已日趨成為聯系中山、珠海、澳門的重要文化紐帶,深得三地官方和學術界的共同關注和高度重視。
   中山、珠海、澳門等地,近年來,在廣東大力弘揚嶺南文化、建設文化強省的大背景下,
通過繼續深入挖掘香山人文歷史資源,拓寬香山文史資料的收集和研究范圍,探索地域文化研究乃至香山文化研究的新途徑,夯實香山文化的內涵,拓展香山文化研究范圍和空間,促進與海內外學術界的溝通與交流,為深化嶺南文化研究作出了一定的貢獻。本文試圖對近年來,香山文化研究中涌現出的新方法,新動態,進行梳理,給未來香山文化的發展提供線索和思路。

    一、香山文化研究的新動態

   (一)理論建構的完善和學術概念的深化
   在早期香山文化的概念和內涵厘定之后,關于香山文化的學術概念進一步深化,理論建構日益完善。香山文化概念的提出以后,除了對香山文化的價值、內涵、特征解讀以外,首先要解決的一個問題就是,香山文化與周邊文化的區別,在嶺南文化中的位置,甚至是客家文化和潮汕文化的異同,成為了香山文化首先要解決的問題。
   關于香山文化的地位問題,在學者們的深入探討下,有了清晰的定論。王遠明先生在《概說香山文化》一文中指出,香山文化與嶺南文化同構,在近代同步發展,為嶺南文化增色添彩。嶺南文化受獨特的地理環境和社會歷史條件的限制和影響,在千百年的演變進程中,逐漸形成一種與其他區域文化不同的模式。胡波先生也在《簡論香山文化與廣府文化》一文中,比較了香山文化與廣府文化、嶺南文化的差異及包容關系,理順了香山文化與廣府文化、嶺南文化、潮汕文化和客家文化的關系,確認了香山文化在廣東歷史文化中的歷史地位,理清了香山文化與其他文化類型的關系,平息了爭議,贏得了認同,使得香山文化有了獨立存在的空間,為香山文化深化發展奠定了理論基礎。
   (二)專題會議的召開和學術討論的踴躍

 香山文化相關的學術會議和論壇相繼在國內外召開,國內外學界圍繞香山文化開展繼續深挖歷史土壤,進行歷史文化資源的深度挖掘。2008年以來,省港澳珠三角地域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嶺南學理論與實踐學術研討會,第二屆近代知識與制度體系轉型學術研討會,孫中山與近代中國博士論壇,廣府文化與改革開放學術研討會、中國留學文化學術研討會等學術研討會、辛亥革命100周年學術探討會、辛亥百年百期訪談節目、上海“新知識?新職業?新學科”國際學術研討會、孫中山高峰論壇、第二屆珠海、澳門論壇相繼召開,進一步推動了學術交流和學術探討,進一步完善和豐富了香山文化研究,推動了近代史研究的活躍。廣東省社科聯等單位組織的“香山買辦與近代中國”學術研討會,中山市社科聯與上海市社科院舉辦的“中山人在上海”學術座談會,“孫中山思想與當代中國”學術研討會、買辦與近代中西文化交流等國內及國際大型學術會議、第二屆海峽兩岸中山論壇相繼召開,拓展了香山文化研究范圍和空間,促進與海內外學術界的溝通與交流。

   (三)史料收集的豐富和學術外延的拓展

   史料是史學研究的命脈。不少的學術大家都強調史料的作用,梁啟超先生在《中國歷史研究法》一書中,提到“治玄學者與治神學者或無須資料,因其所致力者在冥想,在直覺,在信仰,不必以客觀公認之事實為重也。致科學者---無論其為自然科學,為社會科學,罔不恃客觀所能得之資料以為其研究對象 。而其資料愈簡單愈固定者,則其科學之成立也愈易,愈反是則愈難。……史學所以至今未能完成一科學者,蓋其得資料之道,視他學獨難。史料為史之組織細胞,史料不具則不確,則無復史之可言。”何忠禮教授在其著作《中國古代史史料學》一書中,嚴昌洪教授在其著作《中國近代史史料學》中,也同樣強調了史料在史學研究中的地位和作用。著名史學家章開沅先生在談及歷史研究的方法時,首當其沖的強調要加強對史料的重視。郭世佑教授認為“任何學術研究都以占有資料為前提,史學尤其如此,否則免談。無論是中外政府檔案資料,還是地方文獻、譜牒、私人筆記、書牘等,都是無價之寶藏。”
   由此可見,要深化香山文化研究,史料收集和整理成為鞏固研究成果,深化研究內容的一項重要工作。中山市、珠海等地,圍繞香山文化的史料收集工作,開展了大量的工作,基礎性史料的收集和整理更加豐富。中山市聯合中國第一檔案館出版了《香山明清檔案輯錄》,中山市社科聯與上海檔案館合作整理出版了《近代中國百貨業先驅---上海四大公司檔案匯編》、《中山人在上海史料匯編》,梁文生校注了《徐愚齋自序年譜》。中山市文聯組織整理了百年來文藝名家的文藝作品,出版了《名家說藝》,中山日報社組織記者遠赴孫中山足跡踏過的地方,留下了大量真實的紀實文字和圖片資料,出版了《夢回東方—華僑華人心靈史》;黃鴻釗先生整理出版了《香洲開埠檔案輯錄》等。為挖掘地方歷史文化資源,中山政協在文史資料收集方面開展了卓有成效的嘗試,取得了突出的成果。整理出版了15本《百年中山》文史系列叢書,圍繞屬于香山文化范疇的水文人文、民生經濟、教育醫療、商業文化等,進行深度的發掘,收集了大量的史料,豐富了完善了香山文化的內涵。

   二、香山文化研究的新特征

   (一)加強研究方法理論的創新和關注視角的多元化

   近年來的香山文化研究,在研究方法進一步創新,從文化學,社會學,心理學,人類學的角度,以多元化的視角,在香山買辦、香山商幫、華僑研究、民俗文化、方言文化、名人文化研究方面,已經形成了一定的特色,部分專題甚至在國內學術界產生了重大影響。
   買辦作為近代中西方交流的橋梁紐帶作用,近三十年來得到了近代史學界的關注,尤其近年來對于廣東香山籍、江浙寧波籍買辦的研究,相關的學術成果不斷涌現。香山作為近代中國歷史上有名的“買辦之鄉”,誕生了唐廷樞、徐潤、鄭觀應等在近代中國產生過重大影響的代表人物,在開展買辦研究中自然也得到了較多的關注。以香山買辦為專題開展的研究,既因地緣之利,又因學者群體的深入研究,研究成果也日益受到學術界的矚目。中山的胡波教授近十年來長期致力于系統研究“香山買辦”,在國內外重大的學術會議發表了多篇有影響的學術論文,結集出版了《香山買辦與近代中國》一書,獲得“中南五省優秀圖書獎”。
   與此同時,在香港、上海等地,在買辦后人的大力支持以及學者群體的倡導下,圍繞買辦的論題繼續得以深入的研究和探討。2009年4月,香港中文大學召開了“買辦與近代中國”專題學術研討會,會議論文集《買辦與近代中國》由三聯出版社出版。2011年11月8~9日,在中山市香格里拉酒店召開廣東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和政協中山市文史資料委員會聯合主辦,中山市香山文化研究會協辦的“香山買辦與近代中國”學術研討會,來自澳大利亞和中國香港、澳門、北京、上海、武漢、杭州、廣州、中山、珠海等地的40多位專家學者參加會議,收錄論文30多篇,全書30萬多字,收入《被誤讀的群體》一書由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本次學術研討會論文綜述簡訊分別在《學術研究》和《中國社會科學報》、《團結報》、《廣東社科規劃》等刊物上發表。2013年1月3日至5日,由南開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聯合主辦,南開大學文學院、跨文化交流研究院、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研究所、廣東省中山市文聯、中山市香山文化研究會等單位承辦的“買辦與近代中西文化交流”學術研討會在天津隆重召開。來自香港、廣東、上海、北京、天津及澳大利亞等地的50多位專家學者及香山買辦的部分后人齊聚南開大學,集中探討了買辦在近代中西文化交流過程中扮演的角色,天津、香港、廣東、上海等地的地域文化與買辦文化形成發展之間的關系,買辦社會的身份轉換、社會形象的建構等重要議題,形成了大量豐富的成果。
在研究買辦文化和四大百貨的基礎上,香山的商業文化深化拓展為香山商幫的研究。胡波率先提出并理論詮釋了“香山商幫”新概念,出版《商會與商道》等書,對香山商會和香山商人精神以及買辦文化等進行專題研究與討論,填補了香山商會史研究的空白。其策劃并任總撰稿的大型電視紀錄片《香山商幫》,由中央電視臺和中山廣播電視臺合作推出。劇組先后到北京、上海、天津、廈門、香港、澳門等地,采訪章開沅、熊月之等學術名家,進一步展現香山商幫的面貌,挖掘大量嶄新的歷史材料,加深社會對香山商人的深入了解,填補學界對香山商幫的研究空白。
   深化拓展了華僑文化和移民文化的研究。組織召開了《香山文化與海洋文明》專題學術研討會,出版了論文專輯;出版了《心靈的豐碑:華僑與中山改革開放30年》;出版了《走出伶仃洋》。積極推進民俗文化和方言文化的研究,先后出版了《沙溪涼茶》、《咀香園傳奇》、《風雅菊城》、《血脈傳承—中山非物質文化遺產探究》、《水上情歌--中山咸水歌》、《西區醉龍舞》等;加強對社會生活史的關注,出版了《疍民文化研究》和《中山裝.一個時代的生命符號》、《文藝作品中的百年中山社會》、《嶺南畫派與中山》、《南下干部-口述中山六十年》等。

   (二)注重歷史人物的研究,名人文化研究成果豐富。

   注重人物在歷史進程中的作用,先后了舉辦了“中山人在上海”,“中山人在京津唐”等大型采訪活動,整理出版了《孫中山志》、《鄭觀應志》等。珠海出版了《珠海歷史文化名人與香山文化》等,進一步深化拓展了名人文化的研究。
   孫中山研究一直是香山名人研究中,最濃墨重彩的一筆,相關研究已經形成完整的學術體系,國內學者稱之為“中山學”。近年來,中山市從孫中山成長的文化土壤出發,開展極具中山地方特色的研究,進一步豐富了孫中山的研究。中山市文聯編纂出版了《中山裝》一書,該書30萬字,是全國第一本最完整介紹中山裝歷史文化的著作。
   為紀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弘揚孫中山文化,深化群眾對孫中山與辛亥革命的認識,胡波撰寫的《孫中山的人格魅力》一書,采用紀實、史話、隨筆、札記等形式介紹孫中山先生的生平、思想及人格魅力。黃健敏先生的著作《翠亨村》,對孫中山成長的翠亨村,從物質文化和社會文化的角度,進行了介紹,也進一步豐富了孫中山的研究。孫眉對孫中山的革命事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目前這方面的研究成果尚不多見,由孫中山后人孫必勝和孫必達著的《孫眉傳》,黃健敏編的《孫眉年譜》,填補了這一空白。
   關于孫中山研究,近百年來,海內外學術界作了廣泛而深入的研究和探討,但是史學界針對從事孫中山研究的學者群體,他們從事孫中山研究的學術起源、學術成果、學術淵源、學術貢獻,相關的關注卻很少,尤其是一些史學大家已近晚年,通過口述史研究作為史學研究的一個重要范式,既補充了傳統史學研究的模式的不足,又生動形象地記錄了學者們從事孫中山研究的點點滴滴,在保留了相關學術成果的同時,又為后來學者從事相關研究提供了線索。2012年,中山啟動了孫中山研究口述史的采訪活動,不僅開始關注孫中山研究的本身,也加強了對研究孫中山的學術大家們的關注,收集了大量的資料和視頻資料,對孫中山的研究將起到很大的促進作用。
   與此同時,關于鄭觀應的研究成果更是大量涌現,在此不一一贅述。《阮章競評傳》、《陳君葆傳》、《蕭友梅編年紀事稿》、《百年卓越-蕭淑芳藝術》、《楊殷傳》、《方人定傳》等一些香山名人的傳記和著作,相繼問世,為開展香山文化的研究提供了大量素材。

   (三)注意學術普及和推廣,傳播樣式和手段多樣化。

   香山文化的研究不僅要形成相關的學術體系,得到學術界的認可,市民對香山文化的認同也同樣重要。在理論的建構和學術的研究之外,香山文化的普及和傳承近年來也有了長足的進步。通過借助影視等傳統喜聞樂見的文藝手段,中山先后制作了大型電視紀錄片《香山商幫》,30集電視連續劇《香水佳人》,鳳凰衛視紀錄片《一個偉人:一座城》、中央電視臺電視紀錄片《四海同心:華僑與辛亥革命》等相繼播出,更加形象生動地闡述了香山文化的魅力。
  與此同時,一些小說和音樂作品,如作家韋鎮寰的長篇小說《醫仙孫逸仙》、《偉人孫中山》、《鄭觀應》等,用文藝的筆觸,生動了展示了香山名人的生平事跡,深得群眾的歡迎。中山電視臺“中山故事”欄目介紹中山的地理、歷史和人文,受到廣泛好評。
   三、香山文化研究的新價值

   香山文化是文化發展的理論支撐。珠海、中山、澳門三地,文化同源,歷史同根。香山文化是三地的文化紐帶,共同的文化背景有利于打破行政區劃的限制,也為學術界提出了新的學術命題和研究課題,促使人們突破當今行政區劃的限制,站在歷史發展的高度,重新審視中山、珠海、澳門過去的歷史變遷和社會發展,并從整體的而不是局部的、從全面的而不是片面的立場和觀點出發,對香山地域的自然地理環境和人文社會風貌進行綜合的、系統的而非分散的單一的學術探索,從而有利于規律的把握,認識的深化,方法的更新,資源的整合和領域的拓展。(7)香山從封建時代的“鐵城”,因歷史的機緣陰錯陽差被分割成了葡萄牙治下的澳門、或是國民政府的“模范縣”,再到改革開放的前沿地帶、“一國兩制”的實踐區,無論行政歸屬如何變化,都無法割斷三地業已形成的文化聯系和民間交流,即使他們已經形成各具特色的城市文化和精神品格。在當前廣東建設文化強省的歷史大背景下,充分發揮香山文化的引領作用,加強聯動,形成合力,必將在廣東文化產業發展中占據更大的市場份額。三地的理論工作者可以在香山文化的研究上形成合力,使香山文化成為三地整合歷史文化資源,發展文化的理論支撐。
  香山文化是全民修身的動力源泉。1840年鴉片戰爭爆發以后,梁啟超、嚴復等思想家們,開始關注國民素質方面的建構,并由此提出了“新民”的響亮口號,以塑造“力”、“智”、“德”全民發展的近代國民形象,并主張采取“鼓民力、啟民智、新民德”的三民措施來改造國民性,以此謀取救亡圖存,實現中華復興。在新的歷史時期,一段時間以來,“小悅悅”事件、地溝油、毒大米等社會道德滑坡的現象常常見諸報端,引起了全社會的高度關注和深刻反思。經濟社會高度發展的同時,人們的素質水平為何沒有與時俱進?國內不少的地區,開始投入了大量的力量,開始了對道德領域的建設的關注,從央視的“感動中國”欄目、中央文明委啟動的“中國好人”評選,從江蘇常德的“道德講堂”,到中山首創的“全民修身行動”,類似的道德建設項目,國民素質提升工程開始轟轟烈烈在全國開展起來。 中山的全民修身行動自啟動以來,受到全社會的熱烈響應和積極參與,圍繞全民修身行動孕育而生的“修身講堂”、“道德講堂”等豐富多彩的活動樣式,如雨后春筍般在中山大地上涌現開來,得到省、中央宣傳部門的高度評價,成為展現中山獨特魅力的城市名片。全民修身行動開展已有幾年時間,面臨著如何深度發展,向何處去的瓶頸。全民修身行動,如春雨滋潤萬物,細小無聲,潛移默化,沁人心脾,只有與文化的結合,才能共同發展,相得益彰。
   香山人具有崇文尚武、順應自然和重商傳統的價值取向,骨子里又彌漫著堅守正統與開放創新、趨利務實與熱情浪漫、剛勇好強與文質彬彬、科學理性與人文精神等對立又統一的精神品格,從中挖掘香山人優秀的人文傳統,充分發掘香山文化中的積極因素,新民德,啟民智,鼓民力,使之成為全民修身行動的理論支撐和文化源泉,對于深化全民修身行動,推進國民素質提升工程,引導市民參與建設幸福和美中山有著積極的意義。
  香山文化是新區建設的文化土壤。當前珠海在全力建設橫琴新區,中山在著力推進翠亨新區的建設,可以充分發揮香山文化的作用,充分發揮兩地僑鄉,毗鄰港澳的優勢,發揮孫中山等名人的影響力,充分吸引兩岸三地的港澳臺胞以及海外華僑華人的支持。尤其是中山市,是孫中山先生的故鄉,翠亨村更是孫中山先生出生的地方,開發翠亨新區,探索香山文化起源,可以說相得益彰,相互促進。應該探索將翠亨新區納入國家戰略發展規劃,使之成為實現孫中山民生思想和建國方略的垂范之區,建設成為凝聚海內外中華兒女的共有精神家園。深入挖掘中山歷史上實施“模范縣建設”的經驗和教訓,關于中山港的開發也都有過很多超前的設想,通過發掘整理出版相關的歷史資料,形成相關的研究成果, 對于開發翠亨新區也有一定的啟發作用。
   香山文化是文藝創作的素材寶庫。文以載道,藝以養心。文藝作品具有凈化心靈,引領社會潮流的特殊作用。魯迅先生曾說:“文藝是國民精神所發的火光,同時也是引導國民精神的前途的燈火。”在文藝創作的過程中,常常體現著文藝家們的個人夢想和藝術追求,也浸染著他們 “入世”的感悟,這些經常很自然地在文藝作品中流露出來。“歌以敘志、舞以宣情”。藝術作品水平的高低,多與作品的理想境界有關。對藝境的執著追尋,是無數文人墨客們創作精品的不可或缺的靈魂。這樣創作出的文藝精品,往往具有塑造美好心靈、熔鑄民族精神、激發創造活力的突出作用。積極發揚中華民族優秀的文化傳統,從傳統的國學經典中,吸收古代歷代相承的文化精髓,發掘中國民族幾千年來積淀的文化瑰寶。尤其是從1152年香山立縣以來衍變而生的香山文化中,從孫中山、容閎、陸皓東、楊仙逸、蘇兆征、林覺民、楊匏安、楊殷等前輩先驅們,為國家獨立、民族振興的民族夢而奔走吶喊的精神中;從阮玲玉、蘇曼殊、鄭君里、阮章競、呂文成、方人定、黃苗子等文藝名家為百姓放歌、為人民抒寫的文藝夢而孜孜以求的精神中;從鄭觀應、徐潤、唐廷樞、馬應彪、郭樂、蔡昌、李敏周等商業翹楚們為實業救國、興邦利民的強國夢而貿易中西的精神中;從唐國安、鐘榮光、鄭錦、蕭友梅、韋卓民等教育名家為百年樹人、教化天下的教育夢而上下求索的精神中,汲取精華,積聚力量。香山文化中獨有的華僑文化、名人文化、買辦文化、方言文化、民俗文化、商業文化,也成為文藝創作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文藝資源。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鄭重聲明 |  使用幫助 


        主辦單位:中山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技術支持:中山網             


粵ICP備15015284號-1 粵公網安備 44200002443319號

新疆时时开奖视频